string(11955) "

法衛士時光: 您好顧律師,您從事刑事辯護案件這么多年,會不會有當事人因為您是女性,就小看您的?

顧曉麗: 您好小編。我認為,我的當事人不會因為我是女性律師而小看我的,而恰恰相反他們會更加信任我。首先,我覺得我慶幸我是一位女律師,因為這樣性別特征會賦予我一個特殊的人格親和力,并且可以讓我和當事人溝通的更加順暢。每一個當事人發生法律事務糾紛的時候除了希望我們律師為他解決糾紛,給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同時還希望有一個人能夠傾聽與理解他所身處的糾紛與麻煩,這時候,女性律師就發揮了很好的溝通角色。其次,我會用女性律師的獨特視角解讀一個案件。作為律師,我們的服務是自己的知識輸出,針對同一個案件每一位律師或者法官都會有自己的價值判斷,就像橫看成嶺側成峰一樣,我會用自己細膩與敏銳的觀察來從很多獨到的角度解讀與代理一個案件,這樣往往會跳出一個普遍的解決方法,進而常常給予當事人一個“枯木逢春”的以外驚喜。因此,我作為女性律師還是很受大家歡迎與信任的。

法衛士時光: 關于刑事案件的罪輕辯護您有什么秘訣嗎?能不能分享一下?

顧曉麗: 首先,針對無罪罪輕的辯護最重要的是一個律師的批判性思維。多年的執業生涯讓我的批判性思維無時無刻不灌輸在每一個案件中。說的直接一點,批判精神就是一種否定,任何前提都是持一種懷疑的態度,例如我們懷疑法院的判決我們懷疑鑒定的結果等等等等,這樣的批判精神才能使案件回歸本身。當我們懷疑每一個案件的環節的時候,我們才能從當事人無罪罪輕出發為他們進行辯護。其次,無罪罪輕的辯護需要一個獨特的思維和視角。律師做的久了,憑借經驗我們經常會陷入一個思維慣性,很多律師會常常認為這個類型的案件自己之前做過,那么他會采取一個同樣的代理方式。而我喜歡每一個案件都當做自己是一個全新的類型,從各種角度去分析一個案件,獨特的角度和思維能讓我忽然跳出一個慣性的思維,發現案件的另一種可能。因此,一個獨特的視角和批判性思維對于一個刑辯律師來說十分重要。

法衛士時光: 現在很多人對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有些誤解,有的人認為,只有出現人命才是刑事案件,否則就是民事案件。對于這些,您能解答一下嗎?

顧曉麗: 民事還是刑事案件很多時候普通百姓們都是分不清楚的,這個很正常,他們沒有系統的法律知識難免會分不清楚。首先,出了人命的案件不一定就是刑事案件。刑事案件是指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控涉嫌侵犯了刑法所保護的社會關系,國家為了追究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而進行立案偵察、審判并給予刑事制裁的案件,比如說侵犯了他人的生命權。但是如果像是意外、不可抗力等這些原因出現的死亡就不屬于刑事管轄范疇。同時,在刑事案件發生的同時也會伴有民事案件的發生,這就是民刑交叉案件的發生。其次,民事案件也可以出人命。民法有一種案由叫做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顧名思義這類型的案件可能會出現人身損害,會涉及到一個人的生命權和健康權,這類型案件往往被害人家屬主張一個民事賠償,此類型案件還是很常見的。因此,不能以是否發生命案來判定到底是民事還是刑事,還是要詢問我們專業人士的。

法衛士時光: 顧律師,吸毒者有時候會產生幻覺,那么吸毒致幻殺人,是故意殺人,還是非故意殺人呢?通常如何界定兩者關系?

顧曉麗: 這一定是故意殺人了。首先,故意殺人要求明知犯罪行為會造成犯罪結果并且希望犯罪結果的發生或者放任犯罪結果的發生。行為人吸毒的時候產生幻覺進行殺人,確實在殺人的過程中行為人沒有自主意識,但是在吸毒之前,行為人一定知道吸毒的后果是什么,吸毒之后可能會神志不清可能會有幻覺,此時行為人仍然放任自己吸毒,那么由此產生的犯罪結果行為人一定要承擔刑事責任的。其次,我國刑法確實有規定,人在無意識時的犯罪不能被認定犯罪。例如,在夢游中殺害他人,或者在精神病發作的時候殺人傷人,這些在法律上是行為人無法辨認自己的行為,因此他們不會承擔刑事后果。然而,吸毒不同,吸毒之前,作為一個理性的成年人一定知道自己在吸毒之后可能會產生的后果,如果繼續放任犯罪結果發生一定要承擔犯罪后果,就如同酒駕一樣,喝了酒之后犯罪同樣不能免除罪責,因為在喝酒之前有辨認與認知能力。因此,吸毒、酗酒都不能成為免除刑罰的理由。

法衛士時光: 前幾天江歌案又成了熱搜,對于這個案件,您有什么看法?

顧曉麗: 江歌這個案件是一個法律與人性的問題,確實值得我們深思。首先,在道德上,江歌朋友把門關上不再開門這件事在道德上一定是備受唾棄的。會有觀點說,你朋友為你出頭但是你卻把門關上并將之置于死地,在道德上總會有很多聲音說這樣做不對這樣做不仗義,然而我想這也是人類趨利避害的一種本能。我個人是不贊同這樣做,但是其他人不能因此而做出道德綁架并在網上謾罵,我們只是不贊同,卻沒有權利在網絡上進行人身攻擊或者侮辱。其次,在法律上,這個案件法院也正在審判吧。但是對于江歌朋友劉鑫,法律上是無法進行制裁的,因為她的行為只是道德偏差而不是法律。總有一句話大家都聽過,法律是最低底線的道德。其實道德和法律也一線之差,因此我們律師不僅僅是做法律,更是做有道德的律師,有道德的做人。這一直都是我的執業準則。因此,法律和人性是一個一直以來都會讓社會各界深思的問題,我們需要人性多一點,法律就會少一點。

法衛士時光: 古時候有句老話,叫做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然而現在有人表示,殺人了,關了幾年就出來了,很多人表示現在刑罰太輕,犯罪成本太低。對此,您怎么看?

顧曉麗: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盡管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那是幾千年前我們的老祖宗所訂立下的規矩。幾千年過去了,這樣的刑罰沒有延續是我們刑法法制史上的一個發展的結果。我們的法制進程總是在發展和完善的。在現代社會,殺人固然是犯罪行為,然而我們依然要根據情節判定到底是什么手段殺害他人、什么情節殺害他人等等,不同的犯罪情節會導致不同的量刑結果。這就是為什么會有的人被判處死刑,有的人則被判處有期徒刑。因此我們不能一概而論,不能說殺人就要被判處死刑,生命只有一次,即便是法律也是慎重再慎重的剝奪他人的生命,法律存在的目的是懲罰而不是報復,如果法律和罪犯一樣可以隨意剝奪他人生命,那么法律和罪犯也并無不同,也不能使大家信服。

法衛士時光: 您平時的案源都是來自哪里的呢?

顧曉麗: 很多是自己的案源,自己的案源更多一些,通過親朋好友的介紹而來的吧。

法衛士時光: 對百度推廣關鍵詞怎么看?對案源獲取幫助大嗎?

顧曉麗: 應該是比較大的吧,因為畢竟是按照需求搜索而找的律師,所以我認為對案源的獲取幫助還是很大的。

法衛士時光: 您覺得我們法衛士這個平臺怎么樣呢?覺得有哪些方面我們還需要改進的?

顧曉麗: 嗯平臺還沒有上線我還不知道是否會有效果當然期待有效果。其他方面就是技術的工作效率有點低,很久無法上線,其他方面還要看后續成果。

法衛士時光: 您覺得什么樣的法律平臺對律師的案源獲取效果最好?

顧曉麗: 那一定是互聯網時代下的網絡法律平臺更有效果。希望法衛士能夠成為與律師合作最成功的平臺!

法衛士時光: 最后非常感謝顧律師為我們解答了法律問題,及對我們法衛士平臺提出的寶貴意見,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律師們提供一個更好的法律平臺,讓當事人更方便地找到滿意的律師,也讓律師更快地獲取到案源。

顧曉麗: 希望合作愉快

"
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訪談 訪談嘉賓
律師照片封面

顧曉麗律師

  • 專長領域:
  • 交通事故
  • 經濟糾紛
  • 刑事辯護
  • 婚姻家庭
  • 合同糾紛
  • 人身損傷
  • 債權債務
  • 勞動糾紛
  • 工傷糾紛
  • 離婚訴訟
  • 房產糾紛
  • 取保候審
  • 刑事自訴

 2017年12月第2期律師訪談

本期主題——格物致公,致知于行

本期訪談邀請到一位資刑事辯護律師,她是一位女性,來自于祖國的東北,她行事堅毅果斷,多年奔走于刑事辯護領域第一線,辦理訴訟案件百余起,這使得她在刑事領域有著扎實的法律實操經驗,對無罪罪輕的辯護她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和處理方式;她就是本期嘉賓——遼寧刑事辯護律師?顧曉麗律師。

一問一答

法衛士時光: 您好顧律師,您從事刑事辯護案件這么多年,會不會有當事人因為您是女性,就小看您的?

顧曉麗: 您好小編。我認為,我的當事人不會因為我是女性律師而小看我的,而恰恰相反他們會更加信任我。首先,我覺得我慶幸我是一位女律師,因為這樣性別特征會賦予我一個特殊的人格親和力,并且可以讓我和當事人溝通的更加順暢。每一個當事人發生法律事務糾紛的時候除了希望我們律師為他解決糾紛,給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同時還希望有一個人能夠傾聽與理解他所身處的糾紛與麻煩,這時候,女性律師就發揮了很好的溝通角色。其次,我會用女性律師的獨特視角解讀一個案件。作為律師,我們的服務是自己的知識輸出,針對同一個案件每一位律師或者法官都會有自己的價值判斷,就像橫看成嶺側成峰一樣,我會用自己細膩與敏銳的觀察來從很多獨到的角度解讀與代理一個案件,這樣往往會跳出一個普遍的解決方法,進而常常給予當事人一個“枯木逢春”的以外驚喜。因此,我作為女性律師還是很受大家歡迎與信任的。

法衛士時光: 關于刑事案件的罪輕辯護您有什么秘訣嗎?能不能分享一下?

顧曉麗: 首先,針對無罪罪輕的辯護最重要的是一個律師的批判性思維。多年的執業生涯讓我的批判性思維無時無刻不灌輸在每一個案件中。說的直接一點,批判精神就是一種否定,任何前提都是持一種懷疑的態度,例如我們懷疑法院的判決我們懷疑鑒定的結果等等等等,這樣的批判精神才能使案件回歸本身。當我們懷疑每一個案件的環節的時候,我們才能從當事人無罪罪輕出發為他們進行辯護。其次,無罪罪輕的辯護需要一個獨特的思維和視角。律師做的久了,憑借經驗我們經常會陷入一個思維慣性,很多律師會常常認為這個類型的案件自己之前做過,那么他會采取一個同樣的代理方式。而我喜歡每一個案件都當做自己是一個全新的類型,從各種角度去分析一個案件,獨特的角度和思維能讓我忽然跳出一個慣性的思維,發現案件的另一種可能。因此,一個獨特的視角和批判性思維對于一個刑辯律師來說十分重要。

法衛士時光: 現在很多人對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有些誤解,有的人認為,只有出現人命才是刑事案件,否則就是民事案件。對于這些,您能解答一下嗎?

顧曉麗: 民事還是刑事案件很多時候普通百姓們都是分不清楚的,這個很正常,他們沒有系統的法律知識難免會分不清楚。首先,出了人命的案件不一定就是刑事案件。刑事案件是指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控涉嫌侵犯了刑法所保護的社會關系,國家為了追究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而進行立案偵察、審判并給予刑事制裁的案件,比如說侵犯了他人的生命權。但是如果像是意外、不可抗力等這些原因出現的死亡就不屬于刑事管轄范疇。同時,在刑事案件發生的同時也會伴有民事案件的發生,這就是民刑交叉案件的發生。其次,民事案件也可以出人命。民法有一種案由叫做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顧名思義這類型的案件可能會出現人身損害,會涉及到一個人的生命權和健康權,這類型案件往往被害人家屬主張一個民事賠償,此類型案件還是很常見的。因此,不能以是否發生命案來判定到底是民事還是刑事,還是要詢問我們專業人士的。

法衛士時光: 顧律師,吸毒者有時候會產生幻覺,那么吸毒致幻殺人,是故意殺人,還是非故意殺人呢?通常如何界定兩者關系?

顧曉麗: 這一定是故意殺人了。首先,故意殺人要求明知犯罪行為會造成犯罪結果并且希望犯罪結果的發生或者放任犯罪結果的發生。行為人吸毒的時候產生幻覺進行殺人,確實在殺人的過程中行為人沒有自主意識,但是在吸毒之前,行為人一定知道吸毒的后果是什么,吸毒之后可能會神志不清可能會有幻覺,此時行為人仍然放任自己吸毒,那么由此產生的犯罪結果行為人一定要承擔刑事責任的。其次,我國刑法確實有規定,人在無意識時的犯罪不能被認定犯罪。例如,在夢游中殺害他人,或者在精神病發作的時候殺人傷人,這些在法律上是行為人無法辨認自己的行為,因此他們不會承擔刑事后果。然而,吸毒不同,吸毒之前,作為一個理性的成年人一定知道自己在吸毒之后可能會產生的后果,如果繼續放任犯罪結果發生一定要承擔犯罪后果,就如同酒駕一樣,喝了酒之后犯罪同樣不能免除罪責,因為在喝酒之前有辨認與認知能力。因此,吸毒、酗酒都不能成為免除刑罰的理由。

法衛士時光: 前幾天江歌案又成了熱搜,對于這個案件,您有什么看法?

顧曉麗: 江歌這個案件是一個法律與人性的問題,確實值得我們深思。首先,在道德上,江歌朋友把門關上不再開門這件事在道德上一定是備受唾棄的。會有觀點說,你朋友為你出頭但是你卻把門關上并將之置于死地,在道德上總會有很多聲音說這樣做不對這樣做不仗義,然而我想這也是人類趨利避害的一種本能。我個人是不贊同這樣做,但是其他人不能因此而做出道德綁架并在網上謾罵,我們只是不贊同,卻沒有權利在網絡上進行人身攻擊或者侮辱。其次,在法律上,這個案件法院也正在審判吧。但是對于江歌朋友劉鑫,法律上是無法進行制裁的,因為她的行為只是道德偏差而不是法律。總有一句話大家都聽過,法律是最低底線的道德。其實道德和法律也一線之差,因此我們律師不僅僅是做法律,更是做有道德的律師,有道德的做人。這一直都是我的執業準則。因此,法律和人性是一個一直以來都會讓社會各界深思的問題,我們需要人性多一點,法律就會少一點。

法衛士時光: 古時候有句老話,叫做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然而現在有人表示,殺人了,關了幾年就出來了,很多人表示現在刑罰太輕,犯罪成本太低。對此,您怎么看?

顧曉麗: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盡管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那是幾千年前我們的老祖宗所訂立下的規矩。幾千年過去了,這樣的刑罰沒有延續是我們刑法法制史上的一個發展的結果。我們的法制進程總是在發展和完善的。在現代社會,殺人固然是犯罪行為,然而我們依然要根據情節判定到底是什么手段殺害他人、什么情節殺害他人等等,不同的犯罪情節會導致不同的量刑結果。這就是為什么會有的人被判處死刑,有的人則被判處有期徒刑。因此我們不能一概而論,不能說殺人就要被判處死刑,生命只有一次,即便是法律也是慎重再慎重的剝奪他人的生命,法律存在的目的是懲罰而不是報復,如果法律和罪犯一樣可以隨意剝奪他人生命,那么法律和罪犯也并無不同,也不能使大家信服。

法衛士時光: 您平時的案源都是來自哪里的呢?

顧曉麗: 很多是自己的案源,自己的案源更多一些,通過親朋好友的介紹而來的吧。

法衛士時光: 對百度推廣關鍵詞怎么看?對案源獲取幫助大嗎?

顧曉麗: 應該是比較大的吧,因為畢竟是按照需求搜索而找的律師,所以我認為對案源的獲取幫助還是很大的。

法衛士時光: 您覺得我們法衛士這個平臺怎么樣呢?覺得有哪些方面我們還需要改進的?

顧曉麗: 嗯平臺還沒有上線我還不知道是否會有效果當然期待有效果。其他方面就是技術的工作效率有點低,很久無法上線,其他方面還要看后續成果。

法衛士時光: 您覺得什么樣的法律平臺對律師的案源獲取效果最好?

顧曉麗: 那一定是互聯網時代下的網絡法律平臺更有效果。希望法衛士能夠成為與律師合作最成功的平臺!

法衛士時光: 最后非常感謝顧律師為我們解答了法律問題,及對我們法衛士平臺提出的寶貴意見,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律師們提供一個更好的法律平臺,讓當事人更方便地找到滿意的律師,也讓律師更快地獲取到案源。

顧曉麗: 希望合作愉快

共有法律咨詢記錄:3586條

 欄目介紹

 聯系方式

頂部 微信二維碼 底部
掃描二維碼
浴火凤凰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