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衛士首頁 律師文章 正文

唐某某涉嫌敲詐勒索、尋釁滋事、非法侵入住宅罪案情介紹

時間:2019-11-21 16:10:45 來源:李建武

導讀:唐某某涉嫌敲詐勒索、尋釁滋事、非法侵入住宅罪案情介紹

??

案情介紹:

2018年912日唐某某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保山市施甸縣公安局刑事拘留,經保山市施甸縣人民檢察院批準,唐某某于20181019日被保山市施甸縣公安局逮捕。2019227日保山市施甸縣公安局向保山市施甸縣檢察院提交施公(刑)訴字【2018163-1號起訴意見書,指控唐某某涉嫌構成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非法侵入住宅罪、虛假訴訟罪。

2019年319日我所接受唐某某妻子陳某的委托,指派李建武律師、助理靳廣濤律師擔任唐某某審查起訴階段和一審審判階段的辯護人。因公安機關告知該案屬于涉惡案件,2019321日我們向保山市司法局進行了涉黑涉惡案件報備。2019321日我們前往施甸縣看守所會見在押嫌疑人唐某某,并到施甸縣檢察院閱卷。

經過認真查閱全部卷宗材料后,2019325日由我所龐杰律師組織全所律師研討“唐某某、陳某某涉嫌敲詐勒索一案”,我們提出:“陳某某、唐某某不構成敲詐勒索罪。理由是:一、陳某某、唐某某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客觀方面的構成要件。本案中,首先陳某某、唐某某未實施虛增債務從中獲取非法利益的行為。其次,陳某某、唐某某的催收行為達不到敲詐勒索罪中的“暴力或脅迫”程度。其三,債務人并非基于恐懼心理而向陳某某、唐某某交付財產。二、陳某某、唐某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主觀方面的構成要件。綜觀本案,無論是客觀方面,還是主觀方面,陳某某、唐某某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主客觀構成要件,本質上屬于民事糾紛。”我所全體律師經過討論,最終一致同意承辦人對唐某某、陳某某作無罪辯護。

2019年326日我們向施甸縣人民檢察院遞交《審查起訴階段辯護意見》,我們從犯罪主客觀角度以及根據刑訴法176條規定,提出辯護意見:唐某某不構成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非法侵入住宅罪、虛假訴訟罪,本案屬于民事糾紛,本案未達到《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確實、充分”的審查起訴標準,建議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

2019年613日施甸縣檢察院向施甸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施檢公訴刑訴【201969號起訴書,指控唐某某構成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在審查起訴階段,我們成功打掉公安機關對唐某某指控的“虛假訴訟罪”罪名。

2019年72日我們向施甸縣人民法院遞交了《召開庭前會議申請書》、《非法證據排除申請書》、《證人出庭申請書》、《復制偵查階段錄音錄像申請書》,并向施甸縣司法局進行涉惡案件的報備。2019821日施甸縣人民法院召開庭前會議,201993日正式開庭審判,施甸縣檢察院當庭提出對唐某某的量刑建議:尋釁滋事罪4-5年;敲詐勒索罪2-3年;非法侵入住宅罪1-2年;合并判處7-10年。

庭審結束后,我們向施甸縣人民法院提交了辯護詞:一、本案不應定性為“涉惡”案件,理由有二:

第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二條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的認定標準:5、單純為牟取不法經濟利益而實施的“黃、賭、毒、盜、搶、騙”等違法犯罪活動,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或者因本人及近親屬的婚戀糾紛、家庭糾紛、鄰里糾紛、勞動糾紛、合法債務糾紛而引發以及其他確屬事出有因的違法犯罪活動,不應作為惡勢力案件處理。

結合本案,被告人陳某某與閃某某、王某某之間以及唐某某與王某令、楊某、黃某某、楊某剛、蘇某某、李某、胡某、蔣某某之間均存在著合法的債務糾紛,而且如果債務人認為其支付的利息超過法律規定,則可以根據法釋〔201518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一條之規定,以不當得利形式要求返還超付利息。合法的利息應當得到法律支持。因此本案屬于因民間借貸糾紛產生的民事案件,不應作為惡勢力犯罪案件。

2、唐某某未實施聚眾造勢、暴力、威脅等手段,強拿硬要、占用公私財物的組織性行為。

從組織性來說,唐某某在索債過程中,只是請求朋友蔣某某、李橋良、顏丞、蔣開東幫忙,一起出行的人員不固定,也無事先通謀。并且在索債過程中,不存在“由多人實施或者以統一著裝、顯露紋身、特殊標識以及其他明示或者暗示的方式,足以使對方感知相關行為是有組織的。”因為在債務人借貸之時,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幾人身上的紋身,而且幾名債務人與唐某某屬于朋友關系,不存在恐懼心理之說。其次,在索債的過程中,催債的幾人也沒有明示或者暗示其組織或者團伙,催債時沒有“造勢”的行為。唐某某未實施過“強拿硬要、占用公私財物”的行為,從本案所有證據來看,唐某某未實施尋釁滋事罪中的強拿硬要行為。

第二、本案依法不適用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1、法發【200712號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規定》的通知 第六條:“司法解釋的形式分為“解釋”、“規定”、“批復”和“決定”四種。對在審判工作中如何具體應用某一法律或者對某一類案件、某一類問題如何應用法律制定的司法解釋,采用“解釋”的形式。根據立法精神對審判工作中需要制定的規范、意見等司法解釋,采用“規定”的形式。對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就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問題的請示制定的司法解釋,采用“批復”的形式。修改或者廢止司法解釋,采用“決定”的形式。”第九條:“制定司法解釋,應當立項。”第二十六條:“司法解釋應當自發布之日起三十日內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不屬于司法解釋,根據“罪刑法定”的定罪量刑原則,對唐某某是否定罪量刑,仍應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進行審判。

2、從法的溯及力角度,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于2018126日公布。而陳某某、唐某某放貸并且追債是從2009年就開始了。公訴機關指控唐某某涉嫌尋釁滋事罪,時間是2014年、20159月、10月;指控唐某某涉嫌敲詐勒索罪,時間是201666日。時間均在《指導意見》出臺之前,根據法理學“法不溯及既往”的原理,以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從舊兼從輕”的原理,因此本案不適用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二、公訴機關不能舉證證明被告人唐某某客觀上實施了尋釁滋事行為。

尋釁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起哄鬧事,毆打傷害無辜,肆意挑釁,橫行霸道,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

結合本案,唐某某一行人在索要債務過程中,未采取脅迫以及對他人人身造成嚴重侵害的手段。其客觀方面不具有無事生非,起哄搗亂,無理取鬧,毆打傷害無辜,肆意挑釁,橫行霸道,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而且沒有在公共場所隨意毆打他人,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未達到“情節惡劣、情節嚴重或者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定罪情節。

其次,根據法釋〔201318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行為人因婚戀、家庭、鄰里、債務等糾紛,實施毆打、辱罵、恐嚇他人或者損毀、占用他人財物等行為的,一般不認定為“尋釁滋事”,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或者處理處罰后,繼續實施前列行為,破壞社會秩序的除外。”

結合本案,被告人陳某某與閃某某、王某某之間以及唐某某與王某令、楊某、黃某某、楊某剛、蘇某某、李某、胡某、蔣某某之間均存在著合法的債務糾紛,根據上述法律規定,不應認定為尋釁滋事。

三、公訴機關指控唐某某敲詐勒索罪依法不成立。

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行為。其成立需要滿足特定的行為構造:對他人實施威脅→對方產生恐懼心理→對方基于恐懼心理處分財產→行為人或第三者取得財產→被害人遭受財產損失。

1、唐某某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客觀方面的構成要件。

敲詐勒索罪的客觀方面的構成要件主要表現為:行為人采用威脅、要挾、恫嚇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財物的行為。

本案中,首先唐某某未實施虛增債務從中獲取非法利益的行為。唐某某向李某發放貸款,同時蔣某某在借條上簽字自愿承擔擔保責任,該筆借款用于李某、胡某夫妻共同生活,唐某某向借款人及擔保人追要債務,是基于民間借貸法律關系產生的債權債務關系,唐某某屬于行使民事權利。唐某某向債務人催要債務具有合法依據。

其次,唐某某的催收行為達不到敲詐勒索罪中的“暴力或脅迫”程度。構成敲詐勒索罪其中的暴力或脅迫雖不要求達到足以壓制他人反抗的程度,但必須符合“足以使人產生恐懼心理”。本案唐某某在向債務人催收債務前,已明確表明身份,同時也告知來意,且債務人對其欠債的事實是明知的,理虧的,客觀上雖然唐某某在催收過程中采取跟蹤、言語諷刺以及推搡等輕微暴力行為,但從目的上來說,是為了督促債務人加快償還債務。在暴力或脅迫程度上亦不足以造成債務人產生恐懼心理。其行為無法達到敲詐勒索罪中的“暴力或脅迫”程度。

其三,債務人并非基于恐懼心理而向唐某某交付財產。在債權無法得以實現的時候,作為債權人唐某某有依據也有理由去催要借款本息。因此債務人在向唐某某交付財物時并非是基于恐懼心理而交付,而是基于合法的債權債務關系而必須償還債務。

2、唐某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主觀方面的構成要件。

敲詐勒索犯罪屬于故意犯罪,主觀方面的構成要件表現為:非法強索他人財物的目的,若索取財物的目的合法,則不構成本罪。非法占有目的,是指排除權利人、將他人的財物作為自己的所有物進行支配,并遵從財物的用途進行利用、處分的意思。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間存在爭議,行為人為索要債務、解決爭議,即便使用了威脅、恐嚇等敲詐行為,但不是出于非法占有目的不構成犯罪。

3、公訴機關指控唐某某犯敲詐勒索罪的全案證據未能形成證據鏈,證據不具有唯一性,沒有排除合理懷疑。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一條“認定案件事實,必須以證據為根據”。第八十條“對被告人供述和辯解應當著重審查以下內容:(六)被告人的辯解內容是否符合案情和常理,有無矛盾(七)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與同案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以及其他證據能否相互印證,有無矛盾。
第八十三條“審查被告人供述和辯解,應當結合控辯雙方提供的所有證據以及被告人的全部供述和辯解進行。被告人庭審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說明翻供原因或者其辯解與全案證據矛盾,而其庭前供述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但庭審中供認,且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審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庭審中不供認,且無其他證據與庭前供述印證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

結合本案,證據卷,被告人蔣某某第1次筆錄(P29)“唐某某就把姓蔣這個男的(蔣某某)掛在褲子上的微型車鑰匙搶了,搶了以后唐某某說他是擔保人要是不還就把他的車子扣著,什么時候還錢什么時候拿車子。”第2次筆錄(P41)“唐某某搶蔣某某車鑰匙。”第7次筆錄(P73)“說完唐某某就伸手過去拿蔣某某掛在褲子上的微型車鑰匙,但是沒有取下來,蔣某某可能是出于害怕被我們打,所以他就把鑰匙取了下來。”被告人蔣某某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在庭審中不供認,而且被害人被害人胡某陳述:第1次筆錄(P91)“問:唐某某等人向你和蔣某某追收李某的債務過程中是否有過激的行為?答:有過的,就只是聲音大大的恐嚇我和蔣某某,還強行把蔣某某的車扣了,其他的也沒有什么。”胡某對“唐某某是否搶車鑰匙”的事實沒有做出過任何陳述。

本案“唐某某是否強搶蔣某某車鑰匙?”的懷疑在公訴機關的全案證據中未能形成證據鏈,所以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敲詐勒索罪的全案證據不具有唯一性,并沒有排除合理懷疑。

四、公訴機關指控唐某某犯非法侵入住宅罪的全案證據無法排除合理懷疑。

1、非法侵入住宅罪(第245條第二款),是指違背住宅內成員的意愿或無法律依據,進入公民住宅,或進入公民住宅后經要求退出而拒不退出的行為。本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實施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行為。“非法”是指違背住宅內成員的意愿,或者沒有法律根據。“侵入”主要指未經住宅權人同意、許可進入他人住宅,以及不顧權利人的反對、勸阻,強行進入他人住宅。區分本罪與非罪的界限,關鍵看情節是否嚴重。即只有對嚴重妨礙了他人居住安全與生活安寧的非法侵入住宅行為,才能以犯罪論處。

結合本案,從被害人楊某的陳述以及被告人蔣某某的供述中相互印證,蔣某某在楊某家中逗留時間不到10分鐘左右,雙方未發生爭吵打斗,而且楊某還給蔣某某倒了一杯水。從法理及生活常理上,如果權利人十分抵制,那么其怎么可能還會給“侵入”的人倒水喝?而且蔣某某侵入住宅時間較短,尚達不到情節嚴重的程度,不應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對唐某某定罪處罰。

2、被告人蔣某某的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在庭審中能夠如實供述,應當采信其庭審供述。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八十三條“審查被告人供述和辯解,應當結合控辯雙方提供的所有證據以及被告人的全部供述和辯解進行。被告人庭審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說明翻供原因或者其辯解與全案證據矛盾,而其庭前供述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但庭審中供認,且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審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庭審中不供認,且無其他證據與庭前供述印證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

另根據法發〔201731號《人民法院辦理刑事案件第一審普通程序法庭調查規程》第四十八條:“證人沒有出庭作證,其庭前證言真實性無法確認的,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本案證人楊某未出庭作證,其庭前證言真實性無法確認的,楊某的證言依法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同時,《法庭調查規程》第五十條:“被告人的當庭供述與庭前供述、自書材料存在矛盾,被告人能夠作出合理解釋,并與相關證據印證的,應當采信其當庭供述;不能作出合理解釋,而其庭前供述、自書材料與相關證據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自書材料。”

結合本案證據,卷三被告人蔣某某的供述,第4次筆錄P53p54矛盾,同一份筆錄,前后供述存在反復,因此被告人蔣某某的庭前供述不應采信。結合庭審情況,被告人蔣某某當庭供述與庭前供述存在矛盾,蔣某某能夠做出合理解釋,根據《刑事訴訟法》審判原則直接言詞原則,法庭應當采信其當庭供述。

3、在尋釁滋事罪中,蔣某某入戶一事被作為認定構成尋釁滋事罪的犯罪事實,而在后又在非法侵入住宅罪中認定為犯罪事實,構成重復評價。《刑法》禁止重復評價,一個行為觸犯數個罪名屬于想象競合,而不能數罪并罰。

以上,本案公訴機關指控唐某某犯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主要依據被告人供述和辯解、證人證言等言詞證據,言詞證據與物證、書證相比,主要的區別,就是它受到主客觀因素影響的可能性更大,并且本案言詞證據之間又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本案全案證據未能形成證據鏈,證據不具有唯一性,沒有排除合理懷疑。因此,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不能成立。請求無罪判決。”

2019年912日施甸縣人民法院宣判:唐某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0000元;追繳唐某某犯罪所得人民幣33350元,返還被害人楊某剛5000元,返還被害人蔣某某28350元。在審判階段,我們成功打掉公訴機關對唐某某指控的“敲詐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兩項罪名。

綜上,我所在接受委托后,在審查起訴階段,我們成功打掉公安機關對唐某某指控的“虛假訴訟罪”罪名。在審判階段,我們成功打掉公訴機關對唐某某指控的“尋釁滋事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兩項罪名。鑒于本案案情較為復雜,社會關注度較高,我們在承辦此案過程中秉承高度謹慎的態度,做好涉惡案件及時報備并組織全所律師進行案情研討,勤勉盡責地履行好辯護律師的職責。


法衛士二維碼

溫馨提示:法衛士文章由編輯人員收集整理而來,不代表法衛士立場。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法律問題(如離婚、房產糾紛、人身傷害、刑事等),建議您在線咨詢專業律師(免費)。

PC端第一法律服務平臺

地區律師推薦 更多

熱門查找律師 更多

浴火凤凰送彩金 给qq赚钱的软件下载 777彩票苹果 如何制作双色球合买格式 双色球蓝球复式兑奖 91彩票安卓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海龙王捕鱼手游 时时彩玩九码 重庆时时彩软件 广东11选5任一推荐计划 北京pk10走势软件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靠下载应用赚钱吗 娱乐平台新网 快乐12出号最多的 极速11选5技巧